【刀剑乱舞】因为某件事,审神者和刀剑们发生了暴动ヽ(✿゚▽゚)ノ

这还真是吓到我了Σ( ° △ °|||)︴:

【刀剑乱舞】因为某件事,审神者和刀剑们发生了暴动ヽ(✿゚▽゚)ノ



还是大家爱熟悉的论坛体


因为这么写最顺手啦!!



得到了许可!@含笑饮下忘川水 


是从她的《伪装》衍生而出的论坛体!


这个神奇本丸的审神者是个没有形体但是可以天衣无缝的伪装,伪装对象的记忆和自己的记忆也能够一并携带的奇妙存在ヽ(✿゚▽゚)ノ


于是就可以变成各种各样的角色啦ヽ(✿゚▽゚)ノ!!好棒!!


然后就被我OOC崩坏!请不要砸我ヽ(...

 

【审神者论坛】【怒求解脱】已经不能和XXX号本丸愉快的一起玩耍了【快不能活!】

这还真是吓到我了Σ( ° △ °|||)︴:

哈哈哈,虽然觉得没灵感,但是我还是硬邦邦的挤了一些出来_(:зゝ∠)_


但是这次写的一点也不有趣啦!QAQ


承接上次的【刀剑乱舞】因为某件事,审神者和刀剑们发生了暴动ヽ(✿゚▽゚)ノ



以下是惯例:


得到了许可!@含笑饮下忘川水 


是从她的《伪装》衍生而出的论坛体!


这个神奇本丸的审神者是个没有形体但是可以天衣无缝的伪装,伪装对象的记忆和自己的记忆也能够一并携带的奇妙存在ヽ(✿゚▽゚)ノ


于是就可以变...

 

【刀剑乱舞】伪装

夜兔青玄:



    破败的屋子,枯萎的花木,黑色的瘴气。这是刀剑们自行斩杀制造了黑暗本丸的审神者后,整个本丸的情形。不接受新的审神者又抗拒着刀解,本丸里仅剩的刀剑们撑着伤横累累的身躯动也不动的等待着,却不知道在等待什么。

   时之政府派遣过接受本丸的审神者,然而不论是强大的还是温柔的,新人还是接受过本丸的,都在刀剑男子的冷暴力下放弃了。不接受新主人,不接受刀解又奇异的不想死,刀剑男子们对自己矛盾的心情也无奈了。

    “吱呀。”破旧的木门被久违的推开,一股熟悉的灵力出现在门口,...

 

【刀剑乱舞】伪装番外

夜兔青玄:


    
     其实,一开始自己并没有那么强大,还不会天衣无缝的伪装,只能附身。

    懵懂的时期好像十分漫长,直到那一天,开始看见一些用两条腿走路,会做各种各样东西,身上还开始披着各种各样没见过的树叶的生物的时候,才开始有了思考,我是什么?现在回想起来,那一刻,我才是真真正正的活着了吧。

     那些生物慢慢的变多,开始发出一些不同的却有一种奇异感觉的声音,它们奔跑,跳来跳去,身上的叶子越来越...

 

【刀剑乱舞】伪装延伸论坛体

夜兔青玄:


        写完这个论坛体,这个本丸就可以放一放啦(ฅ>ω<*ฅ),还有, @这还真是吓到我了Σ( ° △ °|||)︴  写的连文论坛体,萌的我不要不要的!想看后续!!!!

【审神者论坛】【十分抱歉,我们要借问下各位】我家主人的本体是什么?

1.师控是什么体位

十分抱歉打搅各位,在下实在是十分好奇,忍不住借助主人的审神者联络终端来论坛发问了。

我是,一期一振。粟田口吉光唯一的太刀作品。

嗯,先交代一下在下所处的本...

 

【刀剑乱舞】辣个有毒本丸的一天

夜兔青玄:



     本丸的所有景色卷轴已收集完毕,随着审神者的心情而更换,一期一振随出战队伍于厚樫山出战回来,就发现本丸换了夏景,燥热而潮湿,就是蝉鸣声好像有点小?

    出战的队伍忙不迭的去浴室清洁去了,毕竟高强度的战斗后,拥有了肉体的付丧神们,浑身是汗的待在夏日正午的时候还是有点受不了。

     一期一振落后一步,仔细的数了下在水池里玩的藤四郎们,主殿是给每人定做的有各自刀纹的泳裤,藤四郎们通通都是平角的游泳裤,就算是乱,也是穿着平角泳裤,而...

 

【刀剑乱舞】黑暗本丸!!???

夜兔青玄:


    一期一振被召唤过来时,满怀期望的想知道这个本丸弟弟来了几个,有些清冷的灵力的审神者是什么模样。因为分灵出来时,就已被灌输了常识,所以对本丸的生活和会遇到的相识的伙伴,一期一振充满了期待。

     感觉到本体锻造的时间足够,一期一振在华丽的樁花绽放中显现身形,露出温柔的王子样微笑:“我是,一期一振。粟田口吉光唯一的太刀作品。”话还没说完,一期一振就有点尴尬和奇怪锻刀房怎么除了数锻造材的娇小刀匠再也没有其他人。

     “哦,一期一...

 
2017/4/26    

【茨草|酒茨】萤光之末 (虐)

看哭了

小野是迷妹:

虐,十分虐 





1





我一直在等一个人对我说

小草,你可以不用这么努力……

我听过无数人称赞我的实力,确实他们没怎么见过一个r级品相还是主治愈的妖怪,揍的对面高于自己好几万血的大妖无发还之力,于是在称赞之外,更突出了我是一个r级的事实。

你看这个世界多么现实,如果不想被当垃圾弃之如履,就得努力到超越无数层的自己,让所有人瞠目结舌。

刚来到平安京的时候,我什么都不懂,握着蒲公英球懵懂的仰望着召唤我到来的人,他清瘦的书生模样,温雅而娴重,眼尾上挑的眼睛,由不得带出一分魅惑,他那么漂亮,甚至是美丽的,我叫他阿爸,满心的欢喜,这...

 

© 叶晴歌 | Powered by LOFTER